开启操作区

中国佛学网门户
http://www.zhongsou.net/佛学网/channel/12846116   [复制地址]   [收藏▼]

现在位置:首页  >>   >>  论佛教对医学的影响
论佛教对医学的影响

论佛教对医学的影响

  作者:包其锐

  佛教是西元前六世纪至西元前五世纪由释迦牟尼在古印度创立,并逐渐传播到世界各地,进而形成许多不同派别的世界性宗教。佛教虽然主张人的生命及与人的世俗生活相关的一切现象都是无常的,世间的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生的,缘聚则生,缘灭则散,世间绝对没有永恒不变的本质或“灵魂”的存在。但是,佛教并不否定人的生命及其世俗生活的合法性,而是主张用权变的观点看待世界与众生,佛陀亦自我坎陷到人间来普度众生。这就必然要涉及到怎样看待人的生命和如何减少现世人生之痛苦的问题,即必须要尽可能地使被普度的众生保持健康的身心来接受佛法的度化,这就不可避免地要与医学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最终给医学带来了一些积极的、重大的影响。

  那么,佛教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究竟对医学产生了哪些重大的影响呢?我们认为,佛教对医学的重大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三方面:“四大有性”的医学理论总纲,“因果报应”的医学伦理道德,以及“洁身净体”的医学卫生习俗。下面本文拟就这三个方面来展开具体论述,以见佛教对医学产生影响的具体面向。

  一、“四大有性”的医学理论总纲

  我们知道,佛教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一套独具特色的医学理论,其中“四大有性”学说即是佛教医学理论的总纲。“四大”学说是由古印度“六师”之一的阿耆多.翅舍钦婆罗一派所提出,而同样产生于古印度的佛教吸收了“四大”学说。这一学说的基本内容是:地、水、火、风是构成物质世界的四大基本元素,它们各具坚、湿、暖、动四种属性,有持、摄、热、长四大作用。这四者应该从功能上去意识、感受它们的存在,并不特指其形相,因而在佛教中称之为“能造四大”;而如果从它们所表现出来的形质,通过视觉去感觉它们,那就是“所造四大”。正是这四种元素创造了世界,同时构成了人身形骸。“四大”有两种,一种是“有识四大”,即谓之“五根”的眼、耳、鼻、舌、身;第二种是“无识四大”,即谓之“五尘”的色、声、香、味、触。前者又称为“内四大”,与心识相合,成为众生;后者则名“外四大”。人的筋骨属于地大;精血液沫属于水大;体温暖气属于火大;呼吸运动属于风大。四大和合而身生,分散而身灭,成坏无常,虚幻不实,死时身体溃烂无存,骨肉归地,温性归水,暖气归火,呼吸归风。所以,最后还是回归“四大”之性。

  佛教正是根据“四大有性”的理论来解释和治疗疾病的。如《佛说佛医经》中说道:“人身中有四病。一者地,二者水,三者火,四者风。风增气起,火增热起,水增寒起,土增力盛……”这是用“四大有性”的学说来解释人身之病,及病之由来和病之属性。而在《佛说医喻经》中则说道:“如世良医,知病识药,有其四种,若具足者,得名医王。何等为四,一者识知某病应用某药,二者知病所起,随起用药,三者已生诸病治今病出,四者断除病源今后不生,是为四种。”这是在“四大有性”的基础上,讨论如何治疗疾病,即根据“四大”的属性来判断病因,再根据病因或者以前已经生过的病来选择与之相应的药物,这样对症下药就能医治好人身之病。而更为高明的是,可以根据“四大”的根本属性来断除人身之病源,这样就能达到预防疾病的目的。而能够拥有以上这些能力特别是能预防疾病能力的人佛教称之为“医王”。

  可见,“四大有性”不但是佛教宇宙论的基础,佛教圆寂理论的依托,还是医学生理、病理、治疗理论的概括。

  二、“因果报应”的医学伦理道德

  在佛教独具特色的医学理论中,对医学影响最大者莫过于由“因果报应”衍生出的医学伦理道德准则。因果报应理论是佛教义理的核心之一,而佛教因果报应的理论基础则是“十二因缘”。“十二因缘”是由十二个概念构成的一个前后相续的因果链条,所以也叫“十二支缘起”,是涉历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世的因果链条。现世的果必然有过去世的因,现世的因必将引出未来的果。十二支依其在过去、现在、未来这三世中的因果联系形成了自身既是因又是果的双重身份,每一支既是前一支的果,又是引生其后者的因。就有情的不断生死循环于世间说,便有了三世二重因果的说法。过去一生的行为,决定今世一生的状况;今世一生的行为,决定来世一生的状况,这就是因果报应。

  因果报应有三大训条:一是“大悲为首”,“慈悲喜舍”;二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三是“自利利他”,“自觉觉人”。 我们都知道,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而这正是由佛教因果报应衍生出来的。一般来说,佛教的佛法越流行,因果报应理论就越能影响医生的职业道德。这在中国表现得尤其明显。

  翻阅医学典籍,我们会发现,在唐代的药王孙思邈之前中国尚未发现关于医学伦理道德的专论。但是,在佛教盛行、义理力压儒、道二教的唐代,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孙思邈关于医学伦理道德的专论 ——《千金要方》。无论是考察孙思邈的生平事迹,还是探究《千金要方》的文理,我们都会自然地得出孙思邈的《千金要方》中关于医学伦理道德的论说确确实实地受到了佛教因果报应理论,特别是因果报应三大训条的影响,而这一影响主要体现在孙思邈的“大医精诚”中。如在《千金要方》表一中孙思邈说:“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病卮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息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

  显然,这段文字无非是要强调医生要有救死扶伤的医德,单看文字就可以简单明了地发现化用了很多佛教用语,而概括其中心思想无非是佛教的“大悲大慈”、“众生平等”思想。

  孙思邈接着又说道:“自古名贤治病,多用生命以济危及。虽日贱畜贵人,至于生命,人畜一也。损彼益己,物情同患,总于人乎!夫杀生求生,去生更远。吾今此方所以不用生命为药者,良由此也。”

  这是宣扬“众生平等”,明显受到佛教“戒杀生”思想的影响。

  又说:“人行阳德,人自报之;人行阴德,鬼神报之;人行阳恶,人自报之;人行阴恶,鬼神报之。寻此二途,阴阳报施,岂诬也哉!所以医人不得恃己所长,专心经略财物。但作救苦之心,于冥运道中,自感多福耳。”

  这里更是佛教因果报应的理论翻版,用以劝诫医生要救死扶伤。

  总之,纵观孙思邈的“大医精诚”思想,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渗透着佛教因果报应及其三大训条的思想,可见佛教因果报应衍生出来的医学伦理道德影响之深!

  三、“洁身净体”的医学卫生习俗

  佛教对医学的重大影响还表现在“洁身净体”的习俗演变成医学卫生习俗。这主要表现在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国后,进而影响到中国的卫生习俗,而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刷牙洁龈和净身洗浴。

  据专家研究,刷牙习俗始于印度,随佛教传入我国(在此之前,中国古代家庭中没有刷牙的习惯)。有关刷牙的习俗,汉译佛经中已有记载,西晋时都法护译的佛经中有“菩萨世世持杂香水与佛及诸菩萨澡面能为杨枝梳齿”,杨枝即齿木的误译,梳齿即刷牙。印度佛教的刷牙之法是嚼齿木,齿木意为净齿木片,凡苦涩辛辣树木,皆可用之,取长八至十二指,粗如小指的木片、枝条即可。嚼齿木非但揩齿刷牙之用,亦且具如今之“药物牙膏”的作用。后来,中国医生吸取了佛教的嚼杨木之术,发展成为辽代的粗毛牙刷。中国佛教一些古代寺院一直挂著「洗除无垢”的匾额;中国佛教曹洞宗祖师道元写的《正法眼藏》中曾对刷牙做过详细记载,甚至规定了牙刷的大小,刷牙的顺序;而在中国的敦煌壁画中有刷牙的图画,到目前为止已发现十几处。这些都说明,刷牙的习俗首先是随着佛教传入中土寺僧,再由僧人传给国人,以至发展到今天的固定医学卫生习俗。

  在佛教中,无论是浴佛还是浴身都是重要的活动。根据佛教的说法:佛祖诞生时,天空中天女散花,九龙吐水,为佛祖浴身。因此,佛教徒于每年四月初八日举行法会,用一水盆供奉佛祖诞生像,僧人和信徒用香汤为佛像沐浴,以纪念佛祖诞生。久而久之形成传统,成为“浴佛节”。而由浴佛衍生出了浴身,并随着佛教的传入而传到中国。相传佛教浴身可以使人容貌焕发,修神养性,清除心灵各种妄念、烦恼及罪孽,使人变得心地善良,还能却除百病,得到“佛国之界土而解脱生死之轮回”。佛教浴身思想影响到了中土人士,并像在印度那样被赋予了神圣的意义。虽然在此之前,中国也有沐浴的习惯,可是并没有印度佛教那样重视。尤其是印度浴身背后深含的人文精神,极大地影响着中土人士的沐浴习惯,沐浴及其深含的人文精神也就变得受重视起来。这样,不但国人的身体得到了洁净,他们的心灵也得到了洗涤,减少了各种妄念、烦恼及罪孽,使得他们能够抵抗许多疾病的侵害,身体和心灵变得更加健康。

  一直到后来,刷牙与浴身成为中国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医学卫生习俗之一,“洁身净体”的观念由此深入人心。

  综上所述,佛教对医学的影响是巨大的、多方面的,“四大有性”的医学理论总纲,“因果报应”的医学伦理道德,以及“洁身净体”的医学卫生习俗祇是其中较为突出的三点而已。当然,对于这一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希望本文能够抛砖引玉,让更多的人去关注和挖掘这一问题。

相关文章
门户会员
在线留言
对不起,您当前没有浏览留言权限,请转换成高级会员享受此服务。
我要留言:
称呼: 匿名 (您还可以输入 200个汉字。)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