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操作区
中国律师信息门户
http://www.zhongsou.net/律师信息/channel/13592255   [复制地址]   [收藏▼]
现在位置:首页  >>  民事案件 >>  [民事案件]妻子离婚方知欠款4.5亿 司法解释惹的祸?

[民事案件]妻子离婚方知欠款4.5亿 司法解释惹的祸?

中国律师信息门户 - 民事案件


来源:法治周未


  想要离婚,就要承担巨额的“共同债务”。近年来,类似的夫妻共同债务纠纷案件正日趋增多。虽然一些省份的高级法院也在努力探索,但在全国法院系统并没有推广,如何厘清夫妻共同债务,在很多地方依旧是个法律难题

[民事案件]妻子离婚方知欠款4.5亿 司法解释惹的祸?中国律师信息门户 民事案件 司法解释 婚姻法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发自湖南长沙

  “我现在没有一点安全感,我走在大街上,随时可能有人说我老公找他借过钱,要我来还钱。”眼前的于莉满脸憔悴。

  在法治周末记者面前,她怔怔地坐着发呆。良久,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难道一纸婚约就可以让一个女人背负几辈子都偿还不了的债务吗?

  于莉口中的债务,可不是个小数目,而是高达4.5亿多元的天文数字。

  今年36岁的她,因长期感情不和而向丈夫提出离婚,谁曾想丈夫却抛出9亿多元的巨额外债,声称,如果离婚,她要承担一半的债务。

  而接下来,于莉很快就成了共同被告,接连被卷入多起借贷案中。

  婚未离,接连成被告

  于莉怎么也想象不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在向法治周末记者回忆这些过往的点滴时,她的双手一直在发抖。

  78岁高龄的父亲于明说,自从女儿于莉和女婿周龙因感情不和闹起离婚后,他就开始帮女儿在长沙几家法院之间来回奔走。

  “面对着这笔突如其来的巨额债务,她的思想压力巨大,整晚都睡不着。”看到女儿日益憔悴,于明很是心疼。“要一个女人带一个小孩去偿还4亿多元的债务,几辈子不吃不喝都还不清啊!”

  于莉缘何被要求偿还4亿多元的债务?这还得从她和周龙的一段婚姻说起。

  于莉祖籍湖南省常德市,婚前的她在同龄人中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19岁那年,她从中南大学财会专业毕业后,便取得了注册会计师资格,成为当年全国最年轻的注册会计师之一。

  之后,于莉便留在长沙某会计师事务所工作。2007年,于莉认识了当年正在做房地产生意的周龙,同年9月,二人便在长沙市雨花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可婚后的家庭生活并不美满,在结婚3个月后双方就闹起了离婚。

  于莉透露,周龙不准她外出上班,而他自己却是经常夜不归宿。“我们经常争吵,周龙有时候还砸坏家里的东西,对我还实施家庭暴力。”

  2009年3月,于莉生下一女儿。但女儿的出生并没有改变这个家庭的不和谐气氛。

  2012年4月16日,于莉向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以“夫妻感情尚未完全破裂”为由,判决不予离婚。

  于莉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在这场离婚官司中,周龙向她抛出了一份高达9亿元的“共同债务”清单。采访中,于莉向记者出示了这份债务清单。

  记者注意到,这张清单上列出了65笔债务,共计9.3446亿元。最大一笔借款高达4.5亿元,最少一笔也有4万元。出借方既有个人,也有单位,甚至还有政府行政机关。

  “周龙声称,如果我和他离婚的话,必须承担一半债务,即4亿余元债务。我当时就被这天文数字的债务吓蒙了。”于莉坦言,正因为害怕这些债务落在自己头上,后来她才没有再坚持离婚。

  但事情的发展已使她不能再成为这些债务的“局外人”,她随后成了一系列借贷纠纷案的被告方。

  去年4月,一名贺姓债主起诉周龙借款70万元未还,于莉也成了同案被告。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周龙和于莉共同偿还70万元本金和利息。之后,法院查封了于莉居住的房产。

  今年3月,债主黄某又将周龙、于莉起诉至天心区法院,要求两人一起偿还307万元的欠款,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中。

  今年7月8日,在长沙县法院审理的另外一起周龙所在公司的500万元借贷纠纷案件中,于莉在案件执行阶段被法院裁定追加为被执行人。

  “周龙的这些借款没有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房产的三分之二房款都是我婚前支付的。平时家里的生活开支都是我自己赚来的。现在周龙下落不明,让我来连带清偿这些债务,我咋背得起啊?”面对着这些纷至沓来的借贷案,于莉濒临崩溃。

  于莉透露,这几年来周龙在外面做休闲农庄生意,可能因经营不善欠下了一些债务。但周龙以前根本不让她过问生意上的事情,所以对外的这些借款,她一概不知。

  于莉说,如今债主常常上门追债,其原来居住的房子的房门都被打烂了,因为担心债主伤害到女儿,她只好搬离了原住所,租住在外面。

  今年8月9日,于莉又向天心区法院起诉离婚,目前法院已经立案。

  父亲于明向记者透露,因为长期担惊受怕,加上巨大的精神压力,于莉已被医院诊断出重度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症,现正在吃药治疗。

  记者在采访中也多次尝试联系周龙核实其债务问题,但其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周龙早年在长沙市从事房地产开发,后来又在长沙大规模开发休闲农庄,可能因为扩张速度太快,从而导致资金链断裂。这个休闲农庄目前成了当地的一个烂尾工程。

  “共同债务”纠纷锐增

  于莉的遭遇,并非个案。

  今年6月13日,《法治周末》曾披露湖南长沙女子陈琳在离婚前5个月内,密集陷入8起前夫借贷案,案件全部败诉后,她被判连带清偿前夫300余万元的债务。

  长沙一名法官向记者透露,近年来,类似的夫妻共同债务纠纷呈快速增长态势。而记者在近一个月时间里,就发现了有近10起类似案件。

  这些案件上访者多为女性,但也有少数男性。记者在采访时,就发现了两起因为女方在外肆意借债、男方被牵连成为被告的案件。

  宁乡县的梁红与唐明原是夫妻,离婚前,梁红以借款炒股、投资为由,先后三次向同事蔡清借款34万元,并以个人名义向蔡清出具借条。

  2008年7月23日,梁红与唐明离婚。后蔡清向宁乡县法院提起诉讼,提出34万元借款系梁红在与前夫唐明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借,应由唐明连带清偿。

  宁乡县法院一审、长沙市中院二审均判决这34万元借款系夫妻共同债务。后经唐明申诉,湖南省高院裁定发回宁乡县法院再审。

  宁乡县法院再审判决认为,梁红向原告借款事前未与唐明商量,事后也未告知,两被告无共同举债的合意;同时,梁红未提供证据证明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的家庭生活,且梁红在诉讼中自认借款是炒股和打牌所用。根据“夫妻一方未经对方同意擅自筹资进行经营活动,而所得利益又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的,该债务应视为个人债务”之原则,该案讼争借款应认定为被告梁红个人债务。法院判决此项债务由梁红个人承担。

  蔡清和梁红上诉后,长沙市中院维持了原判。

  但和唐明有着类似遭遇的刘斌目前还在为自己的官司来回奔波。

  在长沙某国企上班的刘斌自从和妻子离婚后,他不断接到要债电话。这些债主们都声称,在刘斌和妻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其妻子曾经向他们借过钱,至今没还,合计起来有200多万元。

  “以前家里的开支都靠我一个人的工资。我前妻没有正式工作,也没做生意,借的这些钱都是赌博输掉了。债主们找我前妻要不到钱,看到我有正式工作,都找我要债来了。”刘斌对记者说。

  刘斌透露,刚开始他还以为只有几万元借款,他也就认了并帮着还了,但没想到后来找他要债的人越来越多,他已经没办法应付了。

  目前,刘斌已经被多个债主告上了法庭,案件正在审理之中。

  湖南省妇联和长沙市妇联相关负责人均向记者透露,近几年来,类似案件中的当事人到妇联信访的越来越多了。


共2页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