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操作区
中国律师信息门户
http://www.zhongsou.net/律师信息/channel/13592255   [复制地址]   [收藏▼]
现在位置:首页  >>  行政案件 >>  [行政案件]妻子假证结婚 丈夫无奈告民政局

[行政案件]妻子假证结婚 丈夫无奈告民政局

中国律师信息门户 - 行政案件

2013年08月26日06:45    來源:法制日報  


  夫妻因一方假身份証登記結婚,無法協議離婚,法院又駁回其離婚訴訟請求,無奈之下,將民政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銷婚姻登記。在浙江省,這已不是個案現象。

  今年7月,臨海市4名離不了婚的丈夫最終與民政局達成了調解協議,撤回狀告民政局的訴訟請求,8月23日,湖州市南潯區法院在確認民政部門盡到審慎審查義務后,撤銷了一對90后夫妻的結婚登記。

  妻子失蹤之后丈夫離不了婚

  妻子拿著假身份証登記結婚,婚后失蹤,導致離婚陷入困境,丈夫狀告民政局。來自臨海市法院的統計表明,近三年,該院已受理了十多起類似案件。其共性是,男方大都是大齡農村青年,大部分在30歲以上結婚,都是經人介紹認識,妻子失蹤最神速的是在登記結婚第二天,也有一到三個月失蹤,結婚時間最長的有17年,大多育有子女。

  臨海市上盤鎮青年小金就是其中一名受害人。經人介紹,2003年他認識了雲南省福貢縣姑娘小余,不久,便去辦理結婚登記,小余向登記處工作人員提交了一張身份証和一份印有福貢縣公安局印章的戶籍証明,工作人員審查后給他們兩人發放了結婚証。

  婚后,雙方因性格不和時常爭吵,2012年,為了家庭瑣事大吵了一架以后,妻子小余不辭而別。小金想方設法聯系小余,但一直聯系不上,無奈之下,他向法院起訴離婚。

  在審理過程中,法院發現,小余戶籍証明上的出生年月與身份証上的出生年月不一致,后經查証,該身份証號碼對應的並不是小余本人,而是另一名雲南女子,即案外人小葉。

  因為被告小余身份不明,臨海法院依法駁回了原告小金的起訴。

  “協議離婚和起訴離婚都行不通,那豈不是離不了婚了?”小金和其他3人以“民政部門工作人員把關不嚴,沒有認真核實雙方身份信息”為由,提起了行政訴訟,把民政局告到了臨海法院。

  臨海法院本案審理法官介紹,婚姻登記行為是一種具體行政行為,屬於行政實體法及行政訴訟法的調整范疇,這4名當事人可以通過行政訴訟程序予以解決,鑒於在審理過程中,臨海民政部門自行糾正了原婚姻登記行為,妥善解決了這4起因假身份証登記而導致離不成婚的問題,本案最終以調解結案。


  雖然從2012年開始,婚姻登記信息實行全國聯網審查,一些重婚等違法行為得以預防,但婚姻登記機關在行政審查中的漏洞並沒得到有效彌補,假身份証登記結婚現象依然頻頻出現,社會危害性明顯。專家呼吁,民政、公安部門之間亟須建立信息聯通共享機制,提高行政審查實效,避免更多類似婚姻家庭悲劇發生。

  虛假婚姻登記不是個別現象

  《法制日報》記者採訪了解到,平湖市、桐鄉市、湖州市南潯區等地也出現了多起此類案件。2008年6月,桐鄉男子小李與雲南女子小吳經人介紹相識並登記結婚,辦理登記過程中,小吳隻提供了暫住証,稱身份証未帶,隻報了身份証號碼,順利辦好了婚姻登記手續,但婚后不久,吳某離家出走,音訊全無。

  2012年1月,小李持村委會兩人分居已滿兩年的証明,起訴至桐鄉法院,要求與小吳解除婚姻關系。經法院審理查明,小李所提供的小吳身份信息是錯誤的,且從公安機關查實並無小吳的身份信息。

  桐鄉法院審理認為,根據民事訴訟法第108條第(二)項規定,起訴應當有明確的被告,小李無法提供妻子小吳准確的身份信息,法院也通過發函方式核查了小吳的身份,仍無法查明其身份,故裁定駁回起訴。

  “虛假婚姻登記,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戶籍登記部門與婚姻登記部門沒有建立信息聯通共享機制造成的。”桐鄉法院民一庭庭長李永華對《法制日報》記者分析說,因為戶籍信息屬於公安部門管理,婚姻登記部門難以及時准確核實當事人的戶籍信息,且女方多為外地籍,加大了審查難度。

  李永華介紹說,這是個歷史遺留問題,因婚姻登記部門身份審查不嚴所致,特別是90年代,農村地區嫁入桐鄉的外來妹很多,有些男方甚至不清楚女方的來歷,娶妻心切甚至幫助女方制造虛假身份信息,而女方為了嫁到這裡,未達到法定婚齡,就通過冒用他人身份結婚登記,而且鄉鎮有些民政登記所工作程序不規范、制度不嚴格,導致部分人員實際登記結婚與婚姻登記機關信息不符,從而導致一旦要求離婚往往無法成功。

  民政部門行政審查存在漏洞

  近日,寧波市奉化法院受理了一起使用假身份証登記的離婚糾紛,在法院的主持下,雙方自願調解離婚,卻發現了被告人系四川籍80后女孩,她在婚姻登記及其兒子的出生醫學証明中使用的身份號碼並不屬實,因未到法定結婚年齡,登記時使用了假身份証。

  奉化市法院為此向市民政局發出了《關於在婚姻登記時加強身份信息核查工作的建議》,指出使用假身份証登記結婚具有社會危害性。奉化市民政局對此回應稱:2010年安裝了二代居民身份証閱讀器,進一步加強對身份信息真偽的核實,但經與市公安局銜接,目前居民身份証和戶籍信息由公安部門統一管理,不能實行信息共享,此外當二代身份証內芯片損壞或磁性消失時,閱讀器也無法准確識別。下一步,將依靠現有設備和技術,嚴格審查把關,認真做好婚姻登記工作。

  浙江省法學會婚姻法學研究會會長羅思榮教授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三)規定,當事人以結婚登記程序存在瑕疵為由提起民事訴訟,主張撤銷結婚登記的,告知其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因此,民政部門是適格的行政訴訟主體。

  羅思榮認為,婚姻登記機關履行的是形式審查責任,主要依靠當事人的承諾,在現有的硬件條件下,民政部門無法共享公安部門所掌握的戶籍信息,故技術層面上不具備審查能力,客觀上無法驗証信息真實性和准確性,行政審查留下漏洞,因此,民政部門與公安部門有必要加強銜接合作,建立信息聯通共享機制,這是一項避免虛假登記的有效制度安排。

原标题:妻子失蹤方知結婚時對方用的是假証

责任编辑:一年一度

  [行政案件]  丈夫瞒妻伪造文书卖房子 妻子不告丈夫告建委

  [行政案件]  河南灵宝原公安局副局长受贿92万 二审获刑八年

  [行政案件]  海口两级市容委成被告 疑向法庭提交伪证

  [行政案件]  唐慧案二审今日开庭 维持原判将不申诉

  [行政案件]  广东上千村民持锄头抗法 3人被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