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操作区
雕刻机
中国雕刻门户
http://www.zhongsou.net/雕刻/channel/13780509   [复制地址]   [收藏▼]
现在位置:首页  >>  琉璃杂谈 >>  用琉璃寻找生活之美

用琉璃寻找生活之美

本报记者 杜琳  4月25日,本报记者应邀参加了在上海琉璃艺术博物馆举行的“《诚意:一个中国琉璃复兴的故事》琉璃工房25周年特展”,并在..

本报记者 杜琳

  4月25日,本报记者应邀参加了在上海琉璃艺术博物馆举行的“《诚意:一个中国琉璃复兴的故事》琉璃工房25周年特展”,并在现场见到了琉璃工房的两位创始人——杨惠姗和张毅。这对曾在台湾电影圈叱咤风云的影人,如今却以琉璃艺术家的身份“华丽转身”,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本报记者对这对夫妇进行了独家专访,倾听他们甘苦的故事。

  因《玉卿嫂》因缘际会

  半路出家着迷琉璃

  在公车上偶遇“星探”,凭一则浴刷广告为观众所熟悉,又通过一部60集的电视剧迈入电影圈,作为演员的杨惠姗起点就带着些传奇色彩。从影期间,无论是冷艳狡诈的赌后,还是放荡不羁的娼寮妓女,从未受过专业演艺训练的杨惠姗都能应付自如,她逐步用实力证明自己戏路广泛、演技精湛,也赢得了“多面夏娃”的美誉。

  但除了先天条件优越,片约不断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她很“好用”,无论环境、道具、戏份如何安排,她都尽量适应、安之若素。彼时的杨惠姗曾同时连轧8部戏,甚至一天之内转换多种角色也不会混淆台词,情绪也能马上进入,记性比场记还好,即使几天几夜没睡觉,眼睛里也一点红血丝都不见,灯光一打照样炯炯有神,连圈里人都说她这是“老天爷赏饭吃”。与她合作过的女星林青霞、叶倩文曾向记者形容:“杨惠姗好像没有痛神经似的。”拍爆破戏时许多女演员都叫苦不迭,甚至大哭大叫,唯有杨惠姗一声不吭,其实血流如注怎么会不痛,但她就是这么“艮”,咬牙坚持也绝不掉泪。

  相比杨惠姗的一路顺风顺水,导演张毅的成名经历则有着大起大落的波澜。从一个爱好小说的文学少年,到执笔电影剧本,原本被看好的剧本却高开低走恶评连连,却又意外获得1980年亚太影展最佳编剧奖,从此执导筒走上导演之路。在当时的电影圈中,恃才傲物又年轻气盛的张毅总是显得那么“不合群”,然而当制片人将拍摄白先勇著名短篇小说《玉卿嫂》的导演一职交到张毅手上,又找来正当红的杨惠姗担任女主角时,谁也没有想到这样的决定会改变两个人此后的人生。

  谈起当年退出影视圈的意图,张毅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遗憾:“表面上看,我们当时都有长远的可能,但我对当时的电影并不乐观。导演可以做很久,但演员时间有限,杨惠姗11年演了123部电影,已经是常人难以达到的高产和强度。我于是思考,我们的下半生是否还有其他的可能?”

  在为自己的未来制订规划时,张毅和杨惠姗有这样两个要求,首先未来从事的事业必须是他们俩所喜欢的,有关文化和创意的;其二就是他们能在其中有绝对的管控权,因为即使是一直做导演的张毅,也觉得电影中很多时候“身不由己”,“总要听老板的,投资人的,说要你怎样拍你就得怎样拍。”

  杨惠姗说,张毅一直在寻找一种东西,能够隐喻生活和婚姻,“它应该是华美又脆弱的”。机缘巧合之中,张毅和杨惠姗接触到了现代玻璃艺术领域的琉璃工艺,自幼喜爱美术的杨惠姗顿时就为之着迷不已。两人于是联袂到纽约学习“玻璃粉脱蜡铸造”工艺,后又向法国专家深入钻研这一技法,开始懵懵懂懂地跌入了琉璃这一完全陌生的行业

  白居易的《简简吟》中,有“彩云易散琉璃脆”的句子,在全世界的现代玻璃艺术领域,只有中国的琉璃带有“无常”的概念,“没有材质能像玻璃、琉璃一样,和光有这么多的交融,可以在其中徜徉。”后来张毅又偶然发现,其实中国远在2100年前的西汉时期,就极可能已经有了这种脱蜡铸造的琉璃工艺。这份脱胎于中国几千年的古典文化积淀的情感,也正是张毅和杨惠姗想要寻找的出口。

  如日中天 急流勇退

  选择琉璃 全心“演绎”

  1984年的21届金马奖颁奖典礼上,杨惠姗的光芒无人能及,她以《小逃犯》和《玉卿嫂》两部电影竞逐金马奖影后桂冠,并最终凭《小逃犯》一片的精彩演绎封后,《玉卿嫂》夺得了最佳童星奖。不久之后的亚太影展,杨惠姗再度以《玉卿嫂》夺下后冠,张毅的导演才华也由此备受肯定。

  紧接着的1985年,杨惠姗又凭借与张毅二度合作的电影《我这样过了一生》而再次问鼎金马奖影后,14名评委的全票通过也让她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连续两年得到金马奖最佳女主角的影星。在此之前,只有归亚蕾、徐枫曾两得金马后冠。而作为导演的张毅也获得了最佳剧情、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三项殊荣。

  影片辉煌的背后是杨惠姗和张毅“地狱般”的历练。《我这样过了一生》讲述的是一位经历坎坷的年轻继母,如何含辛茹苦抚养几个继子,最终病逝的故事。而张毅对杨惠姗提出增重20公斤的要求则近乎“非人”:“那时候我指定一个女孩每天专门盯着惠姗,只要她醒着,每半小时就给她吃一顿……”硬是在3个月中让“魔鬼身材”的杨惠姗增胖了22公斤。而所有体重又要在金马奖颁奖典礼前减下来,可想而知在只有23天的“恢复期”中,仅靠白开水和蔬菜汤过活的杨惠姗又吃了多少苦头。

  此后这一对黄金搭档又合作了电影《我的爱》。然而就在事业如日中天之时,两位影人却突然沉寂,在急流中退出了公众的视线。

  作品《四方礼赞聚宝瓶》

  在杨惠姗看来,从电影到琉璃艺术家,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电影界的经历是给我打基础,我在电影里体验了那么多人生的生老病死,但之后人生的真正使命可能才刚刚到来。”在做演员的时候,杨惠姗甚至曾经持续两年一天只能睡两个小时,“现在的演员真的很幸福,我那时所有的东西都要自己打理。”那时杨惠姗的轿车后备箱里,从晚装礼服到肥皂牙刷总是一应俱全。“但我相信电影对我是一种锻炼。没有那时的积累,我不会在如今的创作中有这么多的体悟,也不会有这么好的体力站在琉璃窑炉前坚持烧制。”

  从半路出家的门外汉到如今的艺术家,在气温40摄氏度以上的窑炉前一站就是六七个小时,经常不眠不休地翻模、雕塑……杨惠姗付出的艰辛难以想象,她和张毅也曾在创业伊始的三年中赔光了自己在电影圈挣得的全副身家,甚至搭上了父母姐妹的房产做抵押,只为了烧出几件满意的琉璃作品。对于过去电影界的辉煌,杨惠姗表示自己毫无留恋:“以前就不觉得自己是明星,演戏只是我的工作。选择琉璃,要以我真实的人生全新投入,去演好这个角色,演得成功,一样能感动人!”

  “所有的词汇都难以形容那个感动的刹那。”这是杨惠姗看到敦煌莫高窟第三窟壁画“千手千为了倾听他们甘苦的故事,眼千悲智观音”时的感受,“整个人瞬间就被那种美和庄严镇住了。”而据莫高窟的工作人员说,为了保护这幅从元代传承至今的壁画,他们和世界上众多文物保护领域的科学家已经想尽了办法,“但随着时间推移,终有一天它会消失。于是我当时就想到,能否用我的双手为它塑造出一个立体的壁画,让它能永远保存?”于是这个“工作狂”在之后的数年中,烧制了3个不同大小的塑像,最大的已经达到4.88米,这是中外琉璃行业都未曾达到的“鸿篇巨制”。

  如今的杨惠姗,已是蜚声海外的琉璃艺术家。由她制作的琉璃工艺品被包括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美国康宁玻璃博物馆等许多世界知名展馆所珍藏,甚至法国还专门派人向她学习琉璃技术,而她也还在不停地创造着更多的优秀作品。

  “我希望我们的每一个创作,都能有益人心。”已经成为杨惠姗经纪人的张毅,对他们的事业总结道。

>>>更多琉璃文章请访问:http://www.dk36.com/newsserach.html?searchkey=%E7%90%89%E7%92%83
>>>琉璃工艺 http://www.dk36.com/articlelist/1551156/1.html

最新求购
我要留言:
称呼: 匿名 (您还可以输入 200个汉字。)
联系方式:
  特别声明:
  1、除本站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其他所有文章不论个人、媒体等均可自由转载,转载本站文章请标明:"来源于雕刻网(www.dk36.com)。"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涉及到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所转载的文章及论坛所发的帖子只供参考,它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并不代表本网绝对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对于本站会员发布的文章、评论、留言等所引起的纠纷,皆由其作者承担,本站不承担任何相关及连带责任,尽请广大用户自己认真核实认证。  

  欢迎大家来投稿注册即可在后台发布,在投稿之前请仔细阅读以下几个事项,以免稿件审核通不过!!!
  1、我们欢迎文章中带适量的链接,但是请尽量保持在三个链接以内
  2、文章内容请尽量与行业相关,不要直接转载时事、娱乐新闻或与外链网站毫不相关的内容!
  3、原创的文章我们将优先推荐!
  4、稿件审核时间: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